民國前,浙江省之黃巖、溫嶺、臨海、玉環、仙居、天台、三門等都屬於台州府,這些地方的居民,他們講的話與溫州府、寧波府等地區居民講的溫州話、寧波話不同,為了與之區隔,將他們說的話稱之為「台州話」。

大陳的居民大多來自浙江黃巖、溫嶺,我們說的話,在台灣將之稱作大陳話,其實大陳地區的母語有浙江台州話、浙江溫州話、福建福州話、福建閩南話。指為大陳話的,也就是上、下大陳多數人所說的話,正確的說是:浙江台州話。

以前,我都認為台州話純屬該地區的方言,是無法用文字書寫的,在一個偶然的機緣下,發覺這個想法是錯誤的。因為我們的家鄉話實際是真正的漢語,許多辭彙在唐代以前便已存在,有些甚至追溯到周朝,而這些語言古樸典雅都可用現有文字寫出來,也能在東華書局出版的《漢語大辭典》中查得到。

   一般的字典裡,一個字之後,依序是音韻,字義。而音韻之標示有國語注音、羅馬拼音、傳統注音等三種,其中傳統注音即所稱「反切」法。是由兩個國字組成

,其後有注明音調,即平、上、去、入四聲及韻腳。故所成之音都為漢語的古音較多。

「反切」之法是取前一字的聲母與後一字的韻母及音調合成一新字的讀音。例如:「 古達」切,古為ㄍㄨˇ,其聲母是ㄍ韻母是ㄨ,達的音是ㄉㄚˊ,其聲母是ㄉ,韻母是ㄚ,聲調是第二聲。合成新字的音為ㄍㄚˊ。但因用來注音的字的音,古今不同,有些很難拼出來。

為證明我們的語言大多是漢語,用下列各節例子以說明:

文中之「詞典」乃指《漢語大詞典》,東華書局出版。

 

(一)讀音:

我們家鄉話的音與古音(傳統注音)相同,卻與國語讀音差很多。如:

燥:

ㄗㄠˋ,蘇老切(見詞典),蘇的注音為ㄙㄨ,老,注音為ㄌㄠˇ,燥,台州話音ㄙㄠˇ完全與蘇老切相同,即蘇之聲母ㄙ與老之韻母ㄠ及聲調ˇ合成。

 

割:

ㄍㄜ,古達切(見詞典),古達切中,古的聲母ㄍ,達之韻母ㄚ,聲調ˊ,合起來是ㄍㄚˊ,正是割的台州語音,

 

 

彘:

意即豬,國語音ㄓˋ(見詞典),台州話不捲舌,故音ㄗ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(二)聲調:(平:陰平、陽平;仄:上、去、入。)

我們家鄉話的音調與古音(傳統注音)相同,卻與國語讀音不同。如:

 

讀:國語音二聲,ㄉㄨˊ,台州音:徒谷切,入聲(見詞典)

屋:國語音一聲,ㄨ,台州音:烏谷切,入聲(見詞典)

福:國語音二聲,ㄈㄨˊ,台州音:方六切,入聲(見詞典)

佛:國語音二聲,ㄈㄛˊ,台州音:符弗切,入聲(見詞典)

發:國語音一聲,ㄈㄚ,台州音:方伐切,入聲(見詞典)

 

(三)韻

有些詩用國語讀沒有用台州話讀好聽,如:

竹帛煙消帝業虛(仄仄平平仄仄平)實際(平仄平平仄仄平)

關河空鎖祖龍居(平平仄仄仄平平)

坑灰未冷山東亂(平平仄仄平平仄)

劉項原來不讀書(仄仄平平仄仄平)實際(平仄平平仄仄平)

 

其中「書」字國語讀ㄕㄨ,與虛(ㄒㄩ)、居(ㄐㄩ)不怎麼協音,但如台州音讀「ㄒㄩ」音,就協音了。

 

(四)字義(訓詁)

 

抗:

國語讀ㄎㄤˋ,台州話音與國語近,意為收藏;而三千年前《周禮》中就當作「收藏」講,《 青浦縣志》也有:藏物曰抗(見詞典)。

 

這字有兩個讀音及意義:

讀ㄅㄛ,北角切,意為足擊聲,如:「 樓上小人躥得趵趵聲」;

讀ㄅㄠˋ,巴校切,意思是跳躍,如:「 氣得直個趵 」、「 這人趵起來無解法了」!

 

鱟:

國語音ㄏㄡˋ,胡遘切,台州話音ㄏ一ㄡ˙,這字意思有二;一是指魚名,節足

,形狀像蟹、甲腳堅硬,有十二隻,尾巴細長像劍;另一義為虹的別名(見詞典)

。台州人叫虹為鱟。

 

(五)詞句舉例:

 

由下列各詞,以說明台州話的用詞早已存在,且部分詞義也與古時相同。

 

多少:

台州話也如詞典之作幾何(疑問詞)、 很多、無數解,此詞唐朝已存在,如:

「多少」樓台煙雨中(唐:杜牧)

「多少」恨,昨夜夢魂中(五代南唐:李煜)

紅塵「多少」奇才(清:)

 

茅廠

台州話指茅舍、草屋,而「茅廠」早已存在,唐朝韓偓有詩:

「此地三年偶寄家,枳籬『茅廠』共桑麻,蝶矜翅暖徐窺草,蜂倚身輕凝看花;

天近函關屯瑞氣,水侵吳甸浸晴霞,豈知卜肆顏夫子,潛指星機認海槎。」

 

糖霜

砂糖。此詞唐時即有,如:「遠寄『糖霜』知有味」(見詞典)。

 

一捻      

用大拇指與食指取物謂之「捻」(見詞典), 而所取之量稱一捻,是以家鄉話說「一捻」是謂量之少,而「一捻捻」也謂量之少。一般都誤作「一眼眼」。

 

捉訛頭  

有意尋人過失,乘機敲詐(見詞典)

 

淡不濟      

淡淡的、沒一點味道(見詞典)。 大多指吃的東西;另外有一句「赤淡無味」的

,指的也是食物沒有味道。

 

劈腳跟      

緊跟在後(見詞典)

 

七老八十      

很老的意思(見詞典)。 有所謂:六十歲以上曰耆,七十曰耋,八十

、九十曰耄,百歲曰期頤。

 

不三不四      

不倫不類(見詞典)。 而臺州話則有:一指人不正經,一指事情辦得不合適或指事情不正經,另一指物件未能恰恰好。

 

老三老四      

自以為是、擺老資格神態(見詞典)。

 

(六)切音與家鄉話:

 

兩字合成一音的方式,有如聲韻學之反切;所謂「反切」,是漢語中一種傳統的注音方式,以上、下兩字相切合而成一音:其方法是取上一字的聲母與下一字的韻母和聲調,拼合成一個字的音,叫做反切。

 

「不曉」

不字台州話音ㄈㄞˋ,曉台州話音ㄒㄧㄠˊ,兩字合起來的音變成了「ㄈㄧㄠˊ」。所以台州話「不曉得」會說成「ㄈㄧㄠˊ得」。

 

「不好」

不音如前,好台州話音ㄏㄠˋ,兩字合起來的音「ㄈㄠˋ」,所以台州話「不好用」說「ㄈㄠˋ用」、「不好聽」說成「ㄈㄠˋ聽」等。字典中有孬(音ㄏㄨㄞˋ)這字,不妨將之作「ㄈㄠˋ」用。

「不用」:

不,台州話ㄈㄞˋ,用,音ㄩㄨㄥˊ,不用在台州話的意思是不要或不用,合成音為「ㄈㄨㄥˊ 」與原義同。也與國語之甭(ㄅㄥˊ)同,例如人問:「幫你挈否?」回說「ㄈㄨㄥˊ」,意指不要或不用。

 

「起來」:

起,台州話ㄑ一,來,音ㄌㄟ,兩字合起來的音「ㄑㄟ」,故台州話說「躋起來」是「躋ㄑㄟ」、「掛起來」是「ㄍㄨㄚㄑㄟ」、「爬起來」是「ㄅㄜ ㄑㄟ」。

 

「休要」:

休,台州語音ㄒㄨ,要,音一ㄠˋ,合起來的音ㄒㄧㄠˋ ,意思是不要了,若有人問:「這東西還要嗎?」如他回說「ㄒㄧㄠˋ」!那他是說「不要了」!「算了」!

 

「弗用」:

弗,音ㄈㄞˋ,用,音ㄩㄨㄥˋ,而合成「ㄈㄨㄥˋ」, 則意思為:「還沒有」,假如問說:「啜飯否?」如回說:「ㄈㄨㄥˋ!」 則意即尚未吃飯;有字典將兩字合成一字謂是寧波方言音ㄈㄨㄥˊ,意亦「尚未」。

 

「墨魚」

墨,台州話音ㄇㄛˋ,魚的音無法用國語注音標出,合起來有如「ㄇㄥˋ」的味道。是以墨魚也就是烏賊,是說成單音ㄇㄥˋ。如ㄇㄥˋ餅、ㄇㄥˋ雙、ㄇㄥˋ肚腸。

 

「日頭」

日、台州話之音ㄋ一ㄝˋ,聲母為ㄋ;頭,音ㄉ一ㄡˊ,韻母ㄡ所以兩者相合而成ㄋ一ㄡˊ,故日頭晝就成為「ㄋㄧㄡˊ晝」。

 

 

「不會」

不、台州話音ㄈㄞˋ,會,音ㄨㄟˋ,兩者合成ㄈㄨㄟˋ。如ㄈㄨㄟˋ開車,即:不會開車,ㄈㄨㄟˋ寫字,意即不會寫字,ㄈㄨㄟˋ煮菜,就是說不會燒菜了。

 

「去了」

去、台州話音ㄎㄞ;了,音ㄌ一ㄠˋ,合成「ㄎ一ㄠˋ」,因之,追去了說成:蹏「ㄎ一ㄠˋ」。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紀  穹 的頭像
紀 穹

認識大陳

紀 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